抽空回了一趟家,碰巧家里有亲戚来作客。聊天才得知真实目的是来“还愿”的。听完亲戚讲述,我到现在都鸡皮疙瘩满身。这种故事也就只有小说才会有吧!


起因

那是20年前,我表哥那一年23岁。和几个朋友去山上玩的时候,在树林里不小心踩到了一副人类白骨,当时吓了他一跳。
说来也怪,那年他都23岁了,早就过了犯傻的年纪。可是他做了一件让人无语的事:捧起骷髅头玩,完了又用小腿骨敲头颅。
自那一天后回到家就生病,吃药打针都没用。请能人异士看了说是受惊了。简单做了法算是能起来走动了。但陪伴20年的恶梦也就是这么开始了。
周期性的会头疼和小腿疼,各大医院检查都是健康的。基本去痛片家中常备,疼起来是青筋暴露。期间各种民间土方、能人异士都考虑到了。但一直没好转,20年的时间娶妻生子赚钱一样没落下,当然头疼腿疼也一直陪伴左右。


结果

时间来到了19年后,那一年我表哥也42岁了。携全家老小吃我另一个表哥家的满月酒。也是老天眷顾,闲聊中有人给推荐了一个能人异士。这些年也习惯了,想着来都来了试试看,酒席结束又开车几公里到了邻村。
登门拜访能人异士,随之交谈了几句。能人异士就开口说了我表哥欺负过人,让好好想一想。当时几个人都疑惑🤔️,不理解这话什么意思。
并没有小说的花里胡哨做法情节,能人异士很平常的拿黄表纸写了一个牌位。让回去把这个纸贴墙上供起来,这是19年前那个无名氏的牌位。既然送不走,就一直供着吧。
我表哥说他当时汗流浃背,这事被第一次见面的人直接点出来,多少有点离谱。答谢能人异士后就离开了。
过了差不多一年也就是正值我回家这次,是我表哥来“还愿”后的第二天了,过去一年他每逢初一十五都供着那个无名氏,头疼和腿疼已经快半年没发作了。😅人也变得开朗健谈了起来,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原因。和我们吹嘘了他年轻时的事,逗得我们一群人哈哈大笑。


一段小说般的经历,纠缠20年的头疼腿疼,看不见的无名氏,果然医学科学的尽头是玄学。 我可能表达的不太好,也没有我表哥口述时候的那种惊悚感觉,但贵在真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