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和我妈聊天,她发了一张狗的照片。是我老家的小黄狗,已经去汪星6年有余了。看到照片的一瞬间,我眼睛湿润了。照片中是我用红色彩笔给画的眉毛,用手机随手拍的照片,也是唯一一张照片。
dog
 我当初的玩伴,有个农村土狗"大众化"的名字:小黄。和所有的土狗一样,看家护院、吃杂粮,养的皮毛油光水滑的。喜欢跟着家人到处跑,也喜欢狗仗人势见到陌生人就乱叫。
 小黄很小的时候,是我爸从煤矿上抱回来的。养它的外地工人回家了,就把它抱回来养。记得我喂了它火腿肠后摸它,转过来咬我鞋子。就这么粗茶淡饭,人吃什么就喂它什么,一直放养了5年。也没拴着它,任由它在野地里撒欢,路上狂跑。
 小黄和我登过村里的矮山,和我逛过热闹的庙会,河里玩过水,梨园里偷过梨......


 17年我从江苏回家过年。腊月里,村里都已经有了年味。我坐屋里玩游戏,我爸在一边喝茶。小黄推开门就跑回家里,很反常的跳上沙发,我爸骂了它一顿,它往沙发下面躲。看到小黄肚子圆鼓鼓的,走路都颤颤巍巍。在家里转了一圈,小黄就跑出门了。
 村里靠山,村里有人会下药来捉野鸡之类的野味。我爸感觉小黄吃上毒药了,隔一会儿就去外面转转,看看小黄跑哪里了。连续3天晚上都不关院子的大门,等着小黄回来。但从那天之后,再没见过它。
 我大哭过一场,反正说不出来的滋味。这么多年老家养过两只狗,小黄是第二只。从此以后直到现在没再养过狗,我爸曾说再不养狗了 操心人就够累了,还得操心狗......


 小黄,狗友!
 故事不长,也不难讲;四字概括:亦狗亦友!